着力建好新时代“随营军校”

着力建好新时代“随营军校”

部队教导机构作为“随营军校”,既发挥为战育才的功能,又担负战训研究的使命;既具备随营办学的特点,又彰显示范引领的价值。我军从建军之初,就十分重视教导机构建设。1927年,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不久,就在井冈山龙江书院创办了我军首个教导队,这是人民军队历史上第一个军事教育机构。新中国成立后,我军逐步在各级建立起教导大队和教导队等,作为培训军官和士官骨干军事技能的重要基地,素有“人才摇篮”的美誉。加强教导机构建设,过去是军队发展壮大的重要一环,未来也必将是打牢部队建设基础、加快提高部队体系作战能力的关键之举。

笃定目标,树牢为战育人的教育理念。树立什么样的教育理念,培养什么样的人才,是教导机构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。抗日战争时期,彭雪枫在竹沟开办军政教导大队,紧贴作战实际开展教学,为组建河南乃至华中各地抗日武装培训军政干部,增强了部队的战斗力和影响力,被认为是开展豫、鲁、鄂、皖边工作的核心力量。教导机构作为发源于战争、根植于部队的“队办大学”,就是要坚持“围绕实战搞教学,着眼打赢育人才”,把以战领建、抓教为战作为办队育人的根本出发点,用战斗力标准校正目标定位、破解矛盾问题、检验建设成效。要始终聚焦备战打仗育人才,做到打仗需要什么就教什么、实战需要什么就训什么,实现课堂与战场对接、学员向战斗员转变。要把部队需求作为教学引领,部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,就培养什么样的人才,部队紧缺哪些专业,就重点培训哪些专业,不断增强教学培训的针对性、实用性,使教学始终与战场同频,与部队共振。

突出重点,打造素质过硬的教员队伍。教员队伍建设是教导机构建设的重中之重,只有懂打仗、会打仗的教员才能培养出能打仗、打胜仗的学员。陈赓大将曾形象地比喻说,教员是“做饭做菜”的,学员是“吃饭吃菜”的,如果教员水平不够,做出来的“饭菜”学员不爱吃,就培养不出高素质的军事人才。革命战争时期,彭德怀、陈毅、粟裕等一大批革命将领都曾在教导队做过教员或授过课,极大提升了教导队教学水平。进入新时代,随着军队改革调整,各级教导队编制体制、干部队伍结构发生较大变化,教员队伍建设与以往相比呈现出许多新情况新特点。对此,必须加强顶层设计、搞好整体规划,明确教导机构教员标准条件,畅通教员选用渠道,推动建立教导机构与各级机关和基层干部交流机制,切实把优秀人才选拔到教员队伍中。要注重建立“客座教员”队伍和“教学人才”数据库,邀请具备较高理论水平和丰富实践经验的院校专家、部队领导和优秀机关干部参与教学,充实教员队伍,提升教学水平。要加强教员队伍自身教学能力培养和新装备、新技能训练,常态组织教员集训比武和优秀教员评比等活动,调动研战研教研学积极性,促进教员队伍能力素质升级。

紧贴实战,创新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。课堂连着战场,方法关乎效果。教导机构必须紧跟作战形式变化和部队军事人才培养需求,坚持仗怎么打,课就怎么教,不断创新教学方法手段。粟裕在新四军为教导队授课时,注重运用亲身经历的实际战例进行讲解,还带着学员研究制订作战方案等问题,学员普遍反映听得懂、记得住、领会深,教学效果很好。教导机构与院校相比,更加贴近部队、贴近一线,教学方法也应当更加聚焦作战、更加重视实践。更新教学理念,通过引入作战背景、增加作战元素,把教学内容与实战应用相结合,推进教学训练由单一应试向带作战背景的综合运用转变。创新方法手段,灵活运用现地教学、模拟教学、对抗教学等方式,使学员身临其境地应对各种复杂情况,锻炼快速反应、临机处置能力,努力实现教学与实战实训接轨。盘活教学资源,用好院校、部队和军事职业教育平台优质课程,探索共训共用、互为补充机制,促进教学资源实现最优配置。

(徐冲 作者单位:陆军第81集团军)

(责编:陈羽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implyarlie.com